北京pk10 5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福城文化 > 人文歷史
 
義帝與郴州“義”文化
發布時間:2017-11-13     信息來源:郴州市政協       作者:雷純勇      字體:       (雙擊滾屏)

■文/雷純勇

為創建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經過數輪專家討論,郴州文化價值最終定義為“南嶺要沖,林邑福地,義帝都城,革命熱土”。四句當中,“義帝都城”顯得尤為重要,打造“義帝都城”可以將郴州文化演繹得更為精彩……



“義”與中華文明


“義”是一個可以追溯到甲骨文的古老漢字,古“義”字,上“羊”下“我”,是一種頂著羊頭的祭祀儀式。上有“羊”,與“善”、“美”同意;下有“我”,古意為“執戈”之士,有威儀之相,以示“義”在“我”不在人。在漢字演變進程中,“義”逐漸脫離了祭祀本意,成為中華傳統文化中至關重要的一個字。這種現象大約要追溯到春秋戰國時代,諸子百家為“義”增加了道德內涵,并推廣普及了“義”文化。“義”最早見載于《管子》:“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孔子進一步發揮:“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見義不為,無勇也”、“上好義,民莫敢不服”、“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孔子看來,義是為君之德,使民之道。墨子使“義”更深入人心,如《墨子·貴義》:“……爭一言以相殺,是義貴于其身也。故曰:萬事莫貴于義也。”墨子看來,義貴于生命。孟子完全贊同,附和道:“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并首次提出“四心”:“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

在先秦諸子的合力推崇下,古老的祭祀禮儀--“義”,逐漸演變成中華傳統文化的主根,自此天下莫不知義。秦滅六國,一統華夏,然而為政暴戾不仁,百姓苦不堪言。人們在“義”文化理念下集結,合謀推翻暴君,稱之為“起義”。出生平民的陳勝、吳廣揭桿而起,此舉被近代學者稱為“中國歷史上首次農民起義”。此前王朝更替大都是貴族造反、民族侵略。流落于民間牧羊的楚懷王之孫熊心被各路義軍公推為起義首領,這也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次“公推公選”,此前堯舜王位禪讓、夏商周秦王位繼承。熊心被推選出來,就是先秦義文化醞釀的最大貢獻。此后,儒學盛行,漢代大儒董仲舒在孟子“四心”的基礎上提出人倫五常“仁、義、禮、智、信”,以配“木、金、火、水、土”五行。至北宋,周敦頤在郴州作《太極圖說》,以仁義配天地、陰陽,成為理學始祖。他以“立天之道陰與陽,立地之道剛與柔,立人之道仁與義”立說,再擴展開來,作如下分類:仁(本、一、天、圓、動、陽、木、春、里……),義(末、二、地、方、靜、陰、金、秋、表……),以此構筑了一個完整的哲學體系。對于仁、義這個辯證統一體而言:“仁”陽動為本,“義”陰靜為末,因此儒、道、釋三家皆主張守“靜”返本。仁在里,里仁為美,即是積極樂觀的心態,因此周敦頤只教尋找“孔顏樂處”;“義”為表,是“仁”心所發言行,也是求“仁”之路,因此有“禮門義路”之說。禮、忠、孝、信皆出于義,演繹了諸路義文化。

春秋戰國百家爭鳴,儒、法、道、墨諸子莫不言“仁、義”,奠定了歷代公認的道德倫理。至宋代,周敦頤、朱熹等理學大家為“仁、義”注入了更多的哲學思辨。如今,“仁、義”文化流傳了約三千年,已成為中華文明不可詆毀的主根系。比較而言,由于“義”是“仁”心所發言行,在漢語詞匯中,帶“義”的詞明顯多于“仁”,如“義捐”、“義助”、“義舉”……老百姓最愛說的就是“講義氣”……

君主時代,義文化是一雙刃劍,它演繹了一個個忠君忠主的故事,也演繹了一個個反抗暴政的故事。現代社會,信義成為社會主流,義文化克制了刀槍相見的沖動,成熟地演繹了民主政治。


義帝與郴州文化


《史記·黥布列傳》記載:(公元前205年)“布使將追殺(義帝)之郴縣”,而義帝陵最早見載于北魏酈道元《水經注》(約527年成書):“郴,舊縣也,桂陽郡治也,項羽遷義帝所筑也。縣南有義帝冢,內有石虎,因呼為白虎郡”。雖然秦末漢初義帝被刺事件是有名的歷史懸案,但義帝建都于郴,歸葬于郴,于史無疑。自漢以來,經歷過兵災荒年、王朝更替,義帝陵作為郴州標志性建筑被完整地保存下來了,并經過多次修葺。史料記載,郴人自古就有拜祭義帝的習俗,至清末義帝陵建筑規模宏大,占地約三十畝,且四時香火不絕。“文革”期間,義帝陵被夷為平地,經1988年重修陵園占地3539平方米,墓冢、享堂、神道、華表、護碑亭等建筑皆得以恢復,祠內義帝銅像莊嚴肅穆、《楚漢風云》壁畫蕩氣回腸,令人浮想兩千多年前的秦末烽火。


2013年5月,義帝陵獲批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這為郴州申報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增加了至關重要的砝碼。義帝之重要,在于“郴”這個專指地名的獨特漢字第一次因義帝而載入史冊,義帝陵是唯一見證郴州兩千年歷史的文化遺址。義帝之重要,在于其精神深入郴州文化骨髓,乃至演變成地名和姓氏:義帝之孫熊暢被封為“郴侯”,乃有資興郴侯山(當地人也叫“郴義寨”)、郴侯書院,其部分后裔也改為姓“郴”。至少在北魏以前七百余年內,老百姓只記得郴縣有座義帝陵,義帝陵有石虎護陵,于是郴縣就叫“白虎郡”。義帝之重要,在于其精神流淌于郴州文化血脈之中,形成了郴州人剛直不阿、果敢尚義的文化性格!這里是仗義直言的唐代丞相劉瞻故里,一千年前他因直諫同昌公主醫官案而貶謫千里;這里是死諫不誨的明代兵部尚書鄺埜家鄉,五百年前他死諫英宗直至土木堡之變戰死沙場;還有帶領群臣“議大禮”長跪不起、生性耿直的明代吏部侍郎何孟春,他觸怒皇上后,隱居故里著書立說,終身不仕;近代,革命熱潮風起云涌,更出了鄧中夏、黃克誠、蕭克、鄧華、曾志等舍身忘死的老一輩風云人物……


說起郴州文化性格,早有唐代文豪韓愈總結道“多魁奇忠信才德之民”,他認為這是山水有靈,“中州清淑之氣”使然。而我則認為:郴州除了山水“清淑”,更重要的是應追溯來源于義帝的民間“義”文化。義帝被刺身亡,自從有幾個無所畏懼的郴州義士為之收拾尸骨葬于郴江之濱,朝廷及地方政府因勢利導,逐漸形成了沿續兩千余年、極具郴州色彩的民間“義”文化。

在郴州,“信義”熊心(義帝)和“孝義”蘇耽(人稱孝子神仙)自漢發端,深入人心。“義”由“仁”心所發,仁心寬厚,內在美德純化了心靈,故得福報;仁者樂山,郴州“四面青山列翠屏,草木花香盡是春”之清淑影響了精神氣質也增強了體魄,故仁者壽。因此,郴州自古被世人稱為“天下第十八福地“,壽佛周全真就出自于郴州。


時至今天,郴州永興塘門口“三侯祠”九九重陽廟會人山人海,孰不知皆緣于漢高祖劉邦派安國侯王陵、絳侯周勃、舞陽侯樊噲前往郴縣吊唁義帝,塘門口便是三侯泊舟之處……


打造“義帝都城”


郴州與“義”文化關系密切,且不說秦末義軍領袖義帝熊心歸葬于郴、其孫熊暢被封為郴侯,部分后裔改姓“郴”。縱觀郴州歷史沿革,還能發現許多含“義”的地名:如今宜章古稱“義章”,今汝城曾稱“義昌”、“郴義縣”……此凡種種,足以說明郴人尚義,而追根溯源,還得歸根于受義帝的影響。

西楚霸王項羽指使英布刺殺義帝熊心之后,講義氣的郴州人收拾義帝尸骨,將之埋葬于郴江之濱。由于義帝是各路義軍推選出來的天下共主,偏居西蜀的漢高祖劉邦得以搶占道義先機,他以弒君不義之名,令三軍縞素,舉兵討伐項羽。劉邦奪得政權后,為昭示天下他沒有“忘恩負義”,下令大修義帝陵祠,并派安國侯王陵、絳侯周勃、舞陽侯樊噲前往吊唁。隨后,漢昭帝封義帝之孫熊暢為郴侯,又有異曲同工之妙。有漢代兩任皇帝倡導,流行于民間的義文化繁榮昌盛,也符合統治者的利益。漢末三國鼎立,群雄并起,小說家、戲劇家借此塑造了“義”與“不義”兩個典型:唱白臉的曹操不義,陰險狡詐,寧教我負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負我;唱紅臉的關羽義勇,他與劉備、張飛桃園三結義后,便忠心護主,斬顏良、誅文丑,單刀赴會……由此,關羽成了忠義之神,人們記住了關羽,忘記了義帝。


義帝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稱“義”的皇帝,關羽卻是宋代加封“義勇武安王”、清代才加封“忠義神武關圣大帝”的后生晚輩,“義”神的頭銜怎么就被關羽搶去了呢?究其原因有二:

一、義帝是秦末義軍推選出來的天下共主,秦亡之后,難為已具備軍事實力的項羽、劉邦政權所容。同時,公推公選的義軍首領角色也為帝位世襲的歷代王朝政權所不容,因此不可能向民間加封推薦。除此,按照“仁義禮智信”人倫五常排序位,“義”居第二,又因春秋時管仲首次提出,故稱“仲”(其意為“次”)。項羽佯尊熊心為“義帝”,自然是次帝,皇帝有第二個么?這如同認義父一樣,自然不是真父。因此,中國歷史上除了熊心之外,只聞有仁君,不聞有義帝。

二、義帝的事跡是“信義”,關羽的事跡是“忠義”,歷代統治者在改造民間“義”文化時,選擇了“忠義”。義帝之“義”,在于他太講信義,這也是項羽切齒痛恨之處。當年,義帝熊心與諸路義軍相約:“先入關中(秦朝首府咸陽所在)者為關中王”,誰知弱小的劉邦撿了便宜,沒有經歷惡戰便招降了秦王子嬰,占領了咸陽。項羽大軍隨后趕到,隨時可以踏平咸陽,剿滅劉邦。這種情況下,義帝還要堅持說“如約”(按約定辦),因此得罪了項羽。于是,項羽假意封熊心為“義帝”,并以“古之帝王,地方千里,必居上游”的名義逼迫熊心遷都郴縣,隨后又指使英布暗殺義帝。而義帝在明知有殺身之禍的情況下,仍堅持“如約”,令人敬佩喟嘆。比較而言,歷代帝王更喜歡忠義護主的關羽,不喜歡“如約”引來殺身之禍的義帝。

時過境遷,我們到了對“義”文化進行重新定位思考的時候了。當歷史的車輪滾到了辛亥革命,隨著中國歷史上最后一位皇帝溥儀退位,帝王政治已經終結,迎來了民主共和時期。現代社會最缺乏的不是忠義而是信義,坑蒙拐騙、假冒偽劣已經嚴重影響了社會健康發展。在2012年黨的十八大提出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三個倡導”中,便有“倡導愛國、敬業、誠信、友善”之語,信義文化、誠信體系的再造,已成為當代社會最緊迫的問題。因此,我們改造民間“義”文化,不能再沿襲帝王時代的老路,既要推崇忠義關羽,更要著重推崇信義熊心。

要知道,古今中外,義帝只有一個,他就是熊心,他代表了信義。

要知道,只有郴州才有義帝陵。義帝祭祀活動從漢代延續至清末,義帝是郴州人的信義之神。新時代到了,我們要不要薪火相傳,再續義帝祭祀活動?要不要把郴州人的信義之神推向全國?

為了成功創建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為了弘揚郴州精神,我們的號角應該吹得更嘹亮:

郴州是義帝都城,天下第一“義”在郴州!

(作者系市政協原黨組副書記、副主席,市文史研究會原會長)

 
 
加入收藏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北京pk10 500期走势图 两个平台对打五码套利 盛世高频彩票 推筒子和二八杠的玩法 快用手机下载 福彩快三海南 竞彩足球历史数据统计 澳门二十一点游戏规则 时时彩最新刷流水方案 韩国二分彩是真的吗 九王至尊四肖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