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 5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福城文化 > 人文歷史
 
傳國御璽與林人卞和
發布時間:2018-05-14     信息來源:郴州市政協       作者:張式成      字體:       (雙擊滾屏)

從2016年起,中國(湖南)國際礦物寶石博覽會固定在郴州市舉辦。能承擔如此信任重托,郴州有其特殊歷史文化淵源,從一個成語說起:

“完璧歸趙”,地球人都知道,它出自司馬遷巨著《史記》,被小學課本采納;明代文學家王世貞的《藺相如完璧歸趙論》,則被中學統編教材使用。相信大多數讀者提到這個成語和故事,一位手舉玉璧、倚柱挺立、怒發沖冠指責秦昭王貪鄙的士大夫形象,便會活生生地躍入腦海。但那塊《史記》記述的“天下所共傳寶”,后來還是落入了秦國一家囊中,公元前237年,丞相李斯在上秦始皇的《諫逐客書》中提到“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隨、和之寶。”這“隨、和之寶”,即成語“和璧隋珠”所指的“和氏之璧”與“隨侯之珠”兩件絕世珍品。“和氏之璧”就是“完璧歸趙”的那塊“連城壁”,也是典故“將相和”的引發物。秦始皇掌獲先王們夢寐以求的神授之器后,于秦王政九年令宮廷巧匠,將和氏璧精心制成“側視色碧,正視色白”的夜光御璽,以傳于他口稱的“萬世”。

《三國演義》中寫吳國國主孫堅后來得到這塊寶玉,問老臣名將程普此寶玉的來龍去脈,“普曰:‘此傳國璽也。此玉是昔日卞和于荊山之下,見鳳凰棲于石上,載而進之楚文王。解之,果得玉。秦二十六年,令良工琢為璽,李斯篆此八字于其上(注:“受命于天,既壽永昌”)。二十八年,秦始皇巡守至洞庭湖,風浪大作,舟將覆,急投玉璽于湖而止。”并說風浪平息玉璽卻失,贏政悻悻而去,后來又有人從洞庭湖中找到了它,送還給秦始皇。

事實上是,秦末天下起義,楚義軍將領劉邦揮師入咸陽,最后一位秦王子嬰白車白衣,俯首躬腰獻出秦皇御璽,于是和氏之璧又回到楚人手中。當然,隨著楚人、漢中王劉邦登基為大漢帝國皇帝,楚國和氏之璧搖身一變為“漢傳國寶”。從漢末起,和氏璧更是命運多舛,起伏跌宕,輾轉于三國、魏晉、南北朝、隋、唐歷代弄權者之手一大圈,在唐末神秘失蹤,云遮霧障。北宋時,竟然出露于咸陽郊區,被農民掘地時發現,送至京城汴梁。不曾想,金人入侵中原又被強搶。南宋自然不見其下場,據傳元代曾驚鴻一瞥地現身,旋又跟元王朝一樣飛快消亡·····

但是,您能想到嗎?這塊窺盡歷代王朝翻云覆雨命運而留下千古迷蹤的傳世國寶,居然會同湖南郴州發生瓜葛!當我剛開始看到南宋地理總志《輿地紀勝》的記載,先也懷疑它只是編撰者說說而已。那是《永樂大典》殘卷收入的古本《輿地記勝》內容:“玉洞,《輿地紀勝》‘在湖廣郴州永興縣荊山觀傍有玉洞,世傳卞和取玉之地。’”湖廣,前身為南楚,郴州系楚國古縣之一。但,資料顯示湖北南漳縣、陽新縣、安徽蕪湖、懷遠縣、河南南陽、浙江吳興都爭說老卞是他們那里的,郴州永興縣為卞和取玉地似乎很玄,可是鄂、徽、豫、浙四省各地又拿不出比“湖廣郴州永興縣荊山觀傍有玉洞,世傳卞和取玉之地”更明確、具體、詳細的史料根據。

當我翻到《戰國策》中的記載“周有砥砨,宋有結緣,梁有懸黎,楚有和璞。”感到也許會靠點譜。因為春秋戰國時,各諸侯國都有自己的鎮國之寶,楚國有“和璞”,郴地屬楚,卞和為楚人,總算有丁點聯系能靠譜。比《戰國策》更早記載此事的,是春秋齊國大夫晏嬰。晏嬰公元前500年停止了他智慧的思維,但其名著《晏子春秋》的高論傳于世間:“和氏之璧,井里之困也,良工修之,則為存國之寶。”

這“和氏之璧”即“楚有和璞”,璞是沒有經過雕琢的玉石或指包藏著玉的石頭,故有“璞玉渾金”之言,比喻天然美質、未加修飾。“和氏”即卞和,“和”是發現璞玉者原來的姓,“卞”是地名。例如中華第一位大詩人、楚國三閭大夫屈原,祖先為有熊氏,因封地在“屈”地而姓屈。那么,卞和又是什么人?他可是比戰國屈原距離我們還久遠的楚人,“卞”地又在楚國何方?

當我皓首窮經地搜尋到戰國哲學家韓非的名著時,感覺眼前豁然一亮:臺北市立中山女子高中所用教材《天人合唱——山川毓秀之玉》、北京北師大出版社基礎教育分社采用的古本《韓非子》,其中的《和氏璧》、《和氏篇》都從容不迫地敘述道: 

“春秋林人卞和, 得璞于荊山,奉而獻之楚厲王,使玉人相之,曰‘石也。’王以和為誑,而刖其左足。及厲王薨,武王即位,和又奉其璞而獻之武王,使玉人相之,又曰:‘石也。’王又以和為誑,而刖其右足。武王薨,文王即位,和乃抱其璞而哭於楚山之下,泣盡而繼之以血。王聞之,使人問其故,曰:‘天下之刖者多矣,子奚哭之悲也?’和曰:‘吾非悲刖也,悲夫寶玉而題之以‘石’,貞士而名之以‘誑’,此吾所以悲也。’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寶焉,遂命曰:‘和氏之璧’。”有的版本還附一段“因感其忠,憫其刑,封和為零陽侯,和辭而不就。”

翻譯一下這文言文:春秋時楚國林地之人卞和,在荊山發現一塊石頭,認定內藏美玉,就進王城獻給楚厲王,厲王令玉匠鑒定,玉匠說:“這是石頭。”厲王就以欺君之罪,砍掉卞和的左腳。厲王駕崩,楚武王即位。卞和跛著腳再次去獻玉,不料王宮玉匠又說是石頭,武王也以欺君之罪砍掉卞和右腳。楚武王駕崩,文王即位,卞和不再進宮,抱著璞玉哭于荊山下,三天三夜,眼淚哭干竟哭出了血!文王得知,派人詢問:“天下被砍雙腳的人這么多,惟有你哭得這么傷心,為什么?”卞和回答:“我并不是為失去雙腳而哭,而是因為寶玉被看作石頭、忠貞之士被當做騙子,這才是我悲傷的緣由啊!”于是文王另找能工巧匠,琢開石頭驗看,果然得到一塊美玉;楚文王有感于卞和抱璞守真、堅貞不移,將寶玉命名為“和氏之璧”。又同情他遭受的冤屈,封他 “零陽侯” 爵位,而林人卞和謝辭。

令人大喜過望,因為目前所知“郴”字最早的古稱為“林”,即上古方國“林”稱“方林”,我國歷史地理學奠基人譚其驤院士把“方林”的位置定在南嶺郴州。“林”得名于草藥“菻蒿”,“林”與“菻”通假使用。戰國時因城邑擴大,把“菻”字形義的草字頭“艸”移下來成“邑”字旁,與形聲的“林”字合而為篆體的“林邑”一字,以后再簡化為雙包耳旁的“郴”字。卞和為“春秋林人”,也就是春秋時期的郴人,忠勇剛毅堅忍不移,連戰國楚懷王時期的重臣、大詩人屈原,也在《楚辭》中提到此事件:“悲楚人之和氏兮,獻寶玉以為石。遇厲武之不察兮,羌兩足以畢斫。小人之居勢兮,視忠正之何若?”而且透露,桂水地域(即后設立的漢桂陽郡)是產美玉的:“寶金兮委積,美玉兮盈堂。桂水兮潺湲,······。”

“菻”又表示什么意思呢?“菻”在上古的的通假字為上從“草”下從“廩”的“   ”字,《辭海》對它的釋義為:“植物名。即“‘   蒿’,又稱‘莪’、‘莪蒿’或‘蘿’。《本草綱目·草部》‘   蒿’引陸農師云:‘   之為言高也,莪亦峨也,莪科高也。可以覆蠶,故謂之蘿。’”原來如此,“   ”是一種草本蒿類植物,屬于中草藥物,長的較高,還能養蠶。“蘿”呢?《辭海》釋義為“植物名。(1)即莪。《爾雅·釋草》:‘莪,蘿。’郭璞注:‘今莪蒿也。’”那么,“莪”呢?《辭海》釋義為“植物名。即‘莪蒿’,亦名‘   蒿’。《本草綱目·草部四》以為即‘抱娘蒿’。《詩·小雅·菁菁者莪》‘菁菁者莪,在彼中沚。’”《詩經》中的《菁菁者莪》篇簡稱《菁莪》,“菁菁”,茂盛貌;菁莪是青蒿的一種,俗名“抱娘蒿”,《詩經》中“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就是以抱娘蒿的別名“蓼莪”謳歌父母養育之恩的。至今資興市保存“‘蓼’市”的地名,汝城縣保存“‘莪’嶺”的地名,一說明古郴州是最早發現菁莪-菻蒿具有食用、藥用雙重價值之地,二說明菁莪-菻蒿是第一種發現的青蒿,也是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屠呦呦等科學、藥學家最早提煉青蒿素的原料之一。

哦,遠古菻(郴)是以生長菁莪菻蒿出名的地方,是抱娘蒿保護我們健康茁壯。怪不得我們年少時,大人總在夏秋兩季帶著一班小屁股,把青蒿菁莪成捆成擔地采回家,曬干后黃昏堆在地坪上燃燒,它發出一種特有的清香煙霧。蚊子毒蟲不怕人類,卻在青蒿菻蒿煙霧彌散開時魂飛膽喪,或死于非命或逃之夭夭!

總之,“郴”字“郴”地的原始意義,與中草藥物“菻(林)”緊密相關,不可分離。它的悠久歷史,至少可較清晰地上溯至春秋。因為,《韓非子·和氏篇》透露出:春秋林人卞和得到璞玉之后,首先進獻的是楚厲王即國君蚡冒。蚡冒于公元前757年繼位為楚王,由此可知古郴地菻(林),在當時已經享有大名,這里的人稱“林(菻)人”。而且林(菻)人卞和名氣不小,活動范圍大,得璞于荊山,進獻至楚國都城。同時楚文王為補償卞和,要封湘水之南的林人做湘水之西的零陽侯,春秋零陽即今湘西慈利一帶,這也可知卞和即楚湘之人。更可推知,今日湖湘郴州的歷史年輪至少擁有實足的2773圈,已到西周。

再追一步,《詩經》中唱到“莪菻”“菁莪”的植物,說明這種藥材是以地名“菻(林)”而命名的。這樣,菻(郴)的歷史跨度,往前推進至商周就很好理解了。《中國林業志》提到,南嶺的林產品在周朝時早已進貢王室。《三都賦》“《尚書·禹貢》曰包匭菁茅。菁茅生桂陽,可以縮酒,給宗廟,異物也”,是說上古郴地的特產菁茅不僅作祭祀品,還能釀酒。三國時吳錄《地理志》曰“桂陽郴縣,有菁茅,可染布,零陵有香茅,任土貢之。”是說西漢初的桂陽郡,不僅產菁莪等蒿類,還產菁茅、香茅等,菁茅以郡城所在的郴縣出名,香茅以郡中的零陵上佳。南北朝時梁定襄侯蕭祗《詠香茅》詩中,就有“終當入楚貢,豈羨詠陳詩”句,說明周朝至春秋戰國時,古郴之地菻不僅莪菻、菁莪、香茅、菁茅,當然還有肉桂、菌桂,都是作為楚國國藥、香料、染料的名產貢品的。

想來,這些楚國楚地的祭祀品、釀酒物、藥材、香料、染料,都是由像卞和一樣的林(菻)人慧眼發現,并堅持不懈地推廣開來的。卞和的故事,刻寫在中華文明史頁上,輻射影響如兩千七百多圈年輪般深遠。不僅產生了“完璧歸趙”、“和璧隋珠”、“怒發沖冠”的成語,還有“卞和抱璞”、“卞和獻璧”、“和氏獻璧”的典故,及“抱璧雙刖”、“抱璞泣血”的警言,還形成了唐代——清代啟蒙讀物、教材《蒙求》《龍文鞭影》《幼學瓊林》《聲律啟蒙》的內容;還有大量名家詩文,如漢代東方朔有“和抱璞而泣血兮,安得良工而剖之”之句;唐代李白嘆息卞和“抱玉入楚國,見疑古所聞。良寶終見棄,徒勞三獻君”;宋代蘇軾也有“荊山碧相照,楚水清可亂。刖人有余坑,美石肖溫瓚”的詩······。

甚至,我認為,郴州永興縣漢代稱“便”,很有可能出自春秋林(郴)人卞和的“卞”。因為從字的讀音及字形轉換關系分析,春秋林(郴)人卞和的“卞”同漢代便縣(今永興)的“便”,聲母都為“b”,韻母介音都為“i”,韻母都為“an”。“便”單人旁,表示因一人而變更字形及地名,大概因卞和在此發現璞玉,戰國此地稱“卞”。清中期湖湘史學家王萬澍的《衡湘稽古》一書堯舜時期部分,提供了可能性證據“是時衡湘之國,其傳者曰丙,曰郴,······曰卞,······”;他考證衡山-南嶺的湘水上游地域,從神農炎帝傳說時代傳下來“丙(炎帝氏族)、郴(郴夭氏族)”等16個方國,其中第15個方國是“卞”。

只不過年代漫長加幾個因素,找不到更多史料了。一是秦漢之際,項羽“陰令”英布殺害建都郴縣的義帝,為消弭弒君罪證,除搗毀義帝都城所有的建筑、器物,還焚毀宮城所有的簡牘帛書。二是經過長期采掘,便縣玉洞有限的璞玉早已挖完。三是卞和早就離開了“林”地,又經過三位楚王的朝代,可能故去于楚國都城。從春秋中期到戰國再到秦王朝,隨著五百年社會變遷,有可能秦王朝滅楚后將此地地名由 “卞”改成“便”,以便于治理楚國邊鄙的南蠻。

至于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與卞和失聯的便縣即永興縣,今日雖暴得大名 “中國銀都”,卻似乎屬于無中生有、缺乏礦晶資源之縣。其實不然,如前面所說,該縣漢初立縣,不但玉礦采罄,銀礦也挖光。但是,還不能斷定永興就完全沒有其它礦物晶體資源了,北宋文體學家、朝散大夫阮閱出任郴州知州時所撰《郴江百詠》,其中有一首專寫永興縣的《雕玉山》,詩云“培嶁崎嶇面碧霄,何曾溫潤似瓊瑤。一堆頑石郴江上,縱有昆刀不可雕。”注語說從遠處看,此山象雕玉,因以得名。但是否說明在造山運動中它尚未完成形成玉的過程呢?新千年傳來一個好消息,相關勘測表明該縣已有新的礦物晶體芙蓉石發現。總之,郴州當南嶺要沖,作為礦物晶體之都自有其地理地質的成礦優勢,各縣市區都不容小覷,其廣博的資源特點和深厚的歷史淵源,常常出其不意地帶給世界以驚喜。

回到楚湘林人卞和的話題。明代蒙學讀物《五字鑒》說“泣玉楚卞和,非為足雙刖。”不為足雙刖,那他一而再地獻璞是什么意思?那他再而三地抱玉泣血是為了什么?那不就是明明白白為了一種實事求是的堅持?那不屈不撓,篤守真理,粉身碎骨在所不惜的可歌可泣的林人精神!我們從東漢的林(菻)人后裔——桂陽郡人蔡倫身上,可以發現這種精神的光束,對皇帝敢于“數犯嚴顏,匡弼得失”;從唐代的林(菻)人后裔——宰相劉瞻的身上,可以看到這種光束的延續,敢于在所有人噤若寒蟬時冒死進諫;從明代的林(菻)人后裔——反對大太監的兵部尚書鄺埜、敢頂嘉靖帝的吏部代尚書何孟春身上,可以覺察到這種光束的放大和光射的力量。它簡潔清白一如抱璞玉,它素樸對天渾似抱娘蒿,有了它那抱定青山不動搖的信念,才有傳國御璽輝映永恒的照心光亮。

 

 


 

 
 
加入收藏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北京pk10 500期走势图 苹果x如何下载球探网 内蒙古时时直播开奖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带连线 118kj开奖现场播开奖记录 内蒙古时时彩官方网站下载 梭哈手机游戏 湖北福彩网30选5 胜平负最新开奖 球探体育苹果版下载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