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 5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調研報告
 
政協郴州市委員會關于打造湖南內陸開放型經濟郴州增長極的調研報告
發布時間:2017-05-24     信息來源:市政協辦       作者:      字體:       (雙擊滾屏)


開放型經濟發展水平是衡量一個地區經濟發展水平的重要標志,以開放促發展早已成為我國各地共識。作為湖南開放的前沿陣地,從1988年被國務院確定為改革開放過渡試驗區開始,郴州在近30年實踐探索中,奠定了開放基礎、積累了開放優勢、孕育了開放文化。與此同時,郴州作為全省發展新格局中的重要一級,如何在深度融入“一帶一路”等國家對外開放戰略,提高湖南對外開放水平中發揮“極”的作用、體現“極”的地位、激活“極”的動力,亟待郴州搶抓機遇、主動對接、乘勢而上。本報告以郴州地區開放型經濟調研為基礎,對比研究周邊及同類型地區開放型經濟發展態勢,提出全面推動郴州開放型經濟發展的對策建議。

一、我市發展內陸開放型經濟具備良好基礎和比較優勢

(一)總量穩步提升“十二五”期間,全市實際利用外資累計49.3億美元,年均增長20.68%;到位內資1576.5億元,年均增長17.51%。完成對外貿易額累計155億美元,年均增長23.47%。其中完成加工貿易額103億美元,年均增長57.12%。完成對外直接投資1.03億美元、對外工程承包和勞務合作完成營業額2.14億美元,年均分別增長15.3%20.48%。實際利用外資、到位內資和對外貿易總量連續5年均居全省第二位。

“十二五”期間郴州與周邊地區實際利用外資對比

單位:億美元

 



“十二五”期間郴州市外貿情況

2015年郴州市工業企業境外投資重點國別(地區)情況表

國別

(地區)

項目

(個)

所占比重(%

總投資(萬美元)

排名

合 計

中方投資

外方投資

香港

5

29.41%

3507.5

3507.5

0

1

印尼

2

11.76%

300

300

0

2

法國

1

5.88%

3200

3200

0

3

老撾

1

5.88%

3000

3000

0

4

剛果(金)

1

5.88%

2200

1430

770

5

加拿大

1

5.88%

1000

1000

0

6

孟加拉國

1

5.88%

806

806

0

7

緬甸

1

5.88%

200

200

0

8

烏干達

1

5.88%

120

120

0

9

贊比亞

1

5.88%

85

85

0

10

(二)主體不斷壯大截至2015年,全市外貿經營備案企業達到540家,較2010年增加202家,有外貿進出口業績的達到109家,較2010年增加30家;共與全球137個國家和地區有進出口貿易往來,較2010年增加了42個國家和地區,開拓了與墨西哥、秘魯、玻利維亞、南非、中東、俄東等新興市場。民營企業成為對外貿易的主力軍,全市進出口累計超過2000萬美元的有祥云精細、鉑瑞金屬、國達有色、湘晨高科、宇騰有色、金貴銀業等17家企業,合計進出口25.55億美元,占全市進出口總額的90.77%“十二五”期間,“走出去”的企業隊伍新增18家境外投資類企業和1家對外承包工程類企業。對外投資主體由國企向民企轉移,向發達國家和地區的海外布局項目明顯增多,大誠中藥在老撾建設中藥材規模化種植基地,建立植物中藥提取物生產線;高斯貝爾公司在埃塞俄比亞成功中標DVB—T2數字地面電視廣播傳輸網絡項目;金山冶金在剛果()開展礦產的勘探和銅、鈷礦開采,總投資達2200萬美元。工業企業中,全市目前有對外投資工業企業16家,“十二五”時期,累計新簽合同額25606萬美元,營業額20921美元,中方合同投資額10113萬美元。

(三)平臺持續完善湘南承接產業轉移示范區獲批為國家發展戰略,基本形成了13個省級以上承接園區,園區規劃面積達167平方公里,在全省率先實現“一縣一園區”目標。先后建成開放郴州出口加工區(疊加物流保稅功能)、郴州公路口岸、郴州公路口岸公共保稅倉和出口監管倉、郴州國際快件中心、郴州鐵路口岸。積極開展跨關區陸港合作,廣州港郴州內陸港掛牌運行,“五定班列”開通運行,郴州步入“無水港”城市行列。郴州作為湖南唯一的試點城市納入廣東往來港澳公路跨境快速通關改革試點。“湘粵開放合作試驗區”建設上升為省級區域發展戰略。“湘南投洽會”“中國(湖南)國際礦博會”永駐郴州,經貿交流合作平臺影響力不斷擴大。與中科院等科研院校建立科技合作機制,拓展企業與國內外的科技合作途徑,培育建設院士專家工作站5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62家,成功組織實施“實時無線高清晰度視頻傳輸關鍵技術研發”等重大國際科技合作項目,科技交流合作平臺進一步擴大。大力推動湖南昆曲、“永興大布江拼布繡”等非物質文化遺產“走出去”,精心舉辦國際和洲際性的足球、籃球、排球、自行車、賽車、圍棋等賽事,對外人文交流平臺不斷拓展。

(四)改革逐步深化先后爭取省里賦予郴州承接產業轉移先行先試“34條”和加快“湘南示范區”建設等一系列支持政策措施,形成了發展開放型經濟較完備的政策支撐體系。建立了績效考核機制,將開放型經濟主要指標納入了各級政府績效考核范圍。全面落實“兩集中、兩到位”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和外資企業網上聯合申報制度。推行通關作業無紙化改革,無紙化通關率達到94.56%推進“屬地申報”通關模式改革,全市120多家B類及以上外貿企業都能享受“屬地申報、口岸驗放”政策優惠,27A類及以上企業都能享受“屬地申報、屬地放行”的通關模式優惠。郴州出口加工區復制推廣了上海自貿區“批次進出、集中申報”等5項海關監管創新制度和關檢合作“一次申報、一次查驗、一次放行”通關模式。探索促進外貿發展新模式,加快推進了“兩平臺一基地”(外貿綜合服務體平臺、有色金屬進口交易平臺和金銅冶煉加工基地)建設。通過逐步深化改革,開放型經濟發展環境進一步優化。

(五)產業潛力凸現。一方面,在形勢倒逼下,礦產等傳統產業逐步向產業鏈中高端轉型,產業外向度不斷提高,一批中端拳頭產品打入國際市場;金旺鉍業跨國收購法國Orrion化工公司,作為在國外的鉍精深加工產品的生產基地,行業龍頭企業走出跨國并購第一步。近十年來重點培育的機械制造、電子設備、服務業、紡織、服務業等產業外向度不斷提高,其占外貿比重得到穩步提升,全市外貿結構“一礦獨大”的局面得到初步改觀。另一方面,郴州的現代服務業正在通過發展生態旅游、舉辦國際會展和體育賽事擴大國際影響,東江湖、莽山等生態旅游品牌逐步打響,長鹿集團等國內行業知名企業進駐郴州,生態旅游產業發展“骨架”進一步上檔升級;會展業管理體制和機制進一步理順,全市舉辦的各種展覽會、展銷會、商貿洽談會等逐年增加,會展經濟年均增長20%以上,其中第四屆礦博會吸引40多個國家的參展商,參觀人次達32萬多人次,完成交易17.6億元;依托高規格、高水平體育賽事的舉辦,體育產業來勢良好,郴州的國際知名度和影響力不斷提升;受惠于長年以來郴州電商產業積累的市場發育比較優勢,中心城區北湖傳統商圈開始出現小型跨境電商萌芽。

二、我市發展內陸開放型經濟面臨的主要問題

(一)經濟外向度仍然不高。2012—2014年,郴州經濟外向度保持在平均13.5%水平,2015年受全球經濟下滑影響,經濟外向度僅為8.73%。整個十二五期間,從全國來看,我市經濟外向度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1/4左右;從省內看,雖然經濟外向度居全省第一,進出口總額居全省第二,但整個湖南省經濟外向度在中部六省中排倒數第二;從周邊來看,經濟外向度分別比韶關、贛州低2.42%1.92%,且五年間波動極大,而韶關、贛州均保持在1%左右波動區間的穩定水平,2015年進出口總額首次被衡陽超過,退居全省第三位。

“十二五”期間郴州與周邊地區經濟外向度對比

單位:億美元    

(二)外向型產業結構不優。目前我市外貿關聯產業主要涉及有色金屬、機械制造、電子信息、服務業、紡織等領域。從貿易類型上看,加工貿易占外貿比重達70%,而有色金屬加工又占全市加工貿易額的92.8%;大宗商品中,2015年,未鍛造金出口金額10.03億美元,未鍛造銀出口金額6.24億美元,占全市加工貿易額的88%外貿結構仍十分單一,受有色金屬國際市場價格影響極大。從產業類型上看,戰略性新興產業項目較少,有色金屬等傳統優勢產業配套不夠完善,沒有形成完整產業鏈和規模產業集群;文化旅游、健康養老養生、現代農業等具備發展潛力和比較優勢的產業,還“養在深閨人未識”,產業外向型發展還處在初始萌芽階段。從出口產品上看,絕大部分是低端的“兩高一資”產品,成套設備、先進技術產品很少;自有品牌的銷售比例不到10%,遠低于國際上50%和全國20%以上的水平。與此同時,周邊地區外向型產業結構不斷優化。如岳陽市依托區位、口岸優勢和大型企業集團,不斷提升石化、食品、紡織等傳統行業經濟外向度,大力培育外向型的機械裝備、新材料、生物制藥、勞務派遣產業,延伸長煉、巴陵石化等本土大型企業上下游產業鏈,引進殼牌公司、中聯重科等18家國際國內500強企業,出口10大類300個產品,建成輕紡、農副、化工、機電和工藝品五大外貿基地,初步形成了一批產業門類齊全、出口產品豐富、龍頭企業帶動強勁的外向型產業集群。雖然該市對外貿易總量不及我市,但由于產業結構好,經濟調節和市場應對能力強,外向型經濟呈持續穩健增長態勢。

(三)政策優勢和效果不明顯。近年來,我市爭取、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支持開放型經濟發展,但隨著國際國內形勢的發展,有的政策已經滯后,有的遭遇“執行難”,有的吸引力下降,對比周邊地區,政策“虹吸”效應與“南大門”“橋頭堡”的定位越來越難相匹配。贛州市疊加原中央蘇區和國家級承接產業轉移示范區雙重政策優勢,獲得商務部對口支援以及財政、稅收、金融等方面可觀的政策紅利。清遠市、韶關市直接享受廣東省2013—2017年財政統籌安排支持粵東西北地區振興發展的6720億元扶持資金,并分別由佛山、東莞兩市對口幫扶,建設了產業轉移工業園,“攔截”了大部分轉移企業。衡陽市建有衡陽(深圳)工業園,市財政每年安排開放型專項扶持資金1億元以上。岳陽市出臺促進城陵磯“一區一港四口岸”加快發展獎勵辦法,從開行航線、集裝箱貨運、游輪靠港、口岸通關、出口退稅等十二個方面對企業予以獎扶,同時大力實施“巴陵人才工程”,為發展開放型經濟提供人才支撐。益陽市出臺開放型經濟發展一攬子獎扶政策,大力支持服務外包和電商產業發展,鼓勵對外招商引資,獎勵招商引資中介人,對縣市區及市級園區發展開放型經濟實行專項考核。

(四)平臺建設仍然相對滯后。開放口岸建設上,目前我市擁有的公路口岸作業區、鐵路口岸作業區、無水港等開放口岸以及鐵海聯運、五定班列等開放功能,周邊的衡陽、贛州、韶關等地均已具備。除此之外,衡陽擁有全省首個、中部第三個綜合保稅區;贛州擁有全國內陸首個進境木材國檢監管區以及江西省首個綜合保稅區。韶關擁有2個鐵路口岸作業區、2個公路口岸作業區、1個水路口岸作業區。岳陽早已躋身一類口岸城市,形成了“一區一港四口岸”(綜合保稅區,啟運港退稅政策試點港,進口糧食指定口岸、進口肉類指定口岸、汽車整車進口口岸、固廢進口指定口岸)格局。相比之下,郴州口岸還只是二類口岸,由民營企業全額投資,口岸平臺層次低、收費高、功能單一、通關能力不足、公共服務和公共信息平臺(電子口岸)缺失。產業園區建設上,縣市區各園區的產業結構趨同,定位模糊,導致各園區相互競爭大于相互合作,削弱了園區功能互補的基礎條件和可能性。在項目選擇和引進上出現了不顧園區產業特色和功能定位,為大項目“你爭我搶”的現象,忽視了對園區產業特色和長期競爭力的培育。例如,桂陽有色金屬冶煉加工項目區是2012年我市為優化調整布局,按照國家產業政策批準設立的有色金屬冶煉加工專業園區,但受各地財政利益牽制等諸多因素影響,目前我市有色金屬冶煉加工項目仍分散在各園區,鮮有進入專業園區的企業。我市現有園區產業集聚度、產業關聯度和功能配套度不高,園區大而不強、多而不專、專而不精,發展理念、發展模式和發展質量與周邊地區存在差距。長沙市高星物流園在發展早期,以物流為核心,注重倉儲、信息服務、商貿交易等平臺的標準化、統一化建設,并以此招引產業入駐。近年來,該園區逐步從“筑巢引鳳”向“以鳳引鳳”“引鳳筑巢”轉變,先后布局鋼鐵、裝飾建材、五金機電等細分產業,建設高星陶瓷建材城、高星鋼鐵物流園等細分園區,并根據不同行業在倉儲、交易、通關、運輸等方面的不同特點,搭建、配套個性化的物流平臺,實現了園區發展模式的重大轉型。對外交流合作平臺搭建上,對郴州在經濟、文化、社會、生態等領域重要資源的國際性研究,對全市重點產業發展缺乏國際思維,對促進對外合作交流平臺建設缺乏整體規劃和頂層設計,雖然郴州發展生態健康旅游、承辦國際性體育賽事和開展“壽佛”養生文化、“神農”農業文明、“蘇仙”中醫文化等國際性學術交流都有良好基礎,但目前仍缺乏國際思維、高端策劃和項目運作,沒有搭建好政府、企業和民間的對外合作交流平臺,企業間的技術合作和民間的文化交流遠未上升到政府推動的規模和層面。

(五)市場主體發展仍然不快。一是總量不大。全市109家涉外經貿企業中,進出口過億美元的大型企業沒有一家。工業企業中,2015年長沙、邵陽、永州、株洲、湘潭、常德六市中方合同投資額、對外承包工程和勞務營業額均過億美元,郴州兩項指標僅完成4485萬美元和5831萬美元,總量居全省中下水平。龍頭企業帶動作用不強,具有區域影響力的大企業、大項目不多。二是自身不強。“走出去”的大型企業較少,多是單打獨斗闖國際市場,沒有在海外形成產業集群、“抱團”發展優勢,抗風險能力差;企業國際經營管理經驗不足、機制不健全;人才匱乏,缺乏熟悉境外法律和人文、精通業務、懂管理、會外語的復合型人才。三是環境不優。未建立起有效的服務和保障機制,存在著公共信息服務體系不健全、中介機構不完善等突出問題,導致企業“走出去”存在較大盲目性和風險。中省優惠扶持政策落實、人員出境等方面的審批手續繁瑣、周期長,導致一些項目貽誤最佳投資時機。此外,現有優惠扶持政策注重“扶大扶強”,對中小型企業“走出去”支持力度十分有限。

三、打造湖南內陸開放型經濟郴州增長級的對策建議

當前,從全國來看,我國進一步深化對外開放布局,大力實施“一帶一路”戰略,加快構建更高水平的開放格局,全國和周邊內陸地區紛紛搶抓機遇,積極主動對接。從全省來看,我省經濟外向度僅相當于國際平均水平的1/4,不到全國平均水平的1/7,“打造內陸開放新高地”,業已成為我省補發展“短板”的重大戰略舉措。總的來看,發展內陸開放型經濟“機遇難得、競爭催人、時不我待”。我們強烈呼吁,“十三五”時期,郴州要勇于承擔為全省新一輪對外開放“探路、搭臺、架橋”使命,以建設“開放郴州”為總攬,對接開放戰略、優化開放布局、擴大開放領域、培育開放產業、夯實開放平臺、建設開放城市,加快構建內外聯動、區域協調、安全高效的開放型經濟新格局,著力把郴州打造成湖南內陸開放型經濟示范引領區和強勁增長極。

(一)實施開放戰略,圍繞“四向對接”和“三大重點戰略”優化布局加緊出臺《關于加快內陸開放型經濟發展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堅持“八面出擊、向南為主”的總體方針,緊緊圍繞“四向對接”(向南深度融入珠三角地區發展,向北參與長江經濟帶建設,向東對接海西經濟區,向西連接北部灣城市群)和“三大重點戰略”(對接融入“一帶一路”戰略、向南開放戰略、“引進來”和“走出去”統籌發展戰略),從對外貿易提質、招商引資升級、疏通開放通道、建設開放平臺、培育扶持市場主體、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新機制、深化對外人文科技交流、強化保障措施八個方面入手,對打造湖南內陸開放型經濟郴州增長極進行頂層設計和前瞻性布局。力爭到2020年,對外貿易總額達到60億美元,實際利用外資達到82億美元,對外投資額突破6億美元,有外貿業績的企業達到150家,對外承包工程年均增長10%以上,外派勞務輸出年均增長10%上,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取得重大突破,園區和產業支撐顯著增強,通關環境和政務法治環境顯著改善,初步建成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節點城市。力爭到2030年,開放型經濟主要發展指標在2020年基礎上翻兩番左右,各類開放平臺和載體齊全完備,市場主體規模和質量大幅提升,初步建成若干個布局合理、功能完備、服務便捷的外向型園區和一批鏈條完整、產品附加值高、經濟帶動能力強的外向型產業,與境內外經濟、技術、信息和人員等交流合作更加密切,對外投資貿易便利化水平顯著提高,開放型經濟對拉動經濟增長、擴大投資、促進就業、服務民生等的貢獻度顯著增強,基本建成與開放型經濟相適應的政務法治環境,基本形成充滿活力、內外并舉、協調互動、互利共贏的開放型經濟新體系,初步建成內陸開放型經濟省際區域中心城市。

(二)夯實開放平臺,推動開放型經濟要素集聚和空間拓展

1完善口岸平臺。實行“兩條腿走路”,一方面,積極尋找“借船出海”平臺。在廣東、上海、福建等自貿區設立駐自貿區辦事機構,加強對自貿區內的招商工作,推動我市與自貿區口岸對接,為入駐自貿區內的我市企業提供各類服務。鼓勵我市優勢企業在自貿區設立辦事處、營銷機構或窗口公司,為市內企業提供信息、營銷、物流、通關、融資及各項投資貿易便利化服務。密切關注廣州港爭取自貿區啟運港退稅政策試點進展,推動我市出口貨物在廣州(南沙)港等港口啟運時退稅,進一步加快退稅速度。加強與上海自貿區有色金屬業、先進制造業和廣東自貿區對外服務業等的產業對接,爭取各大自貿區設立后溢出的有色金屬業、制造業和服務外包項目能在郴州落地。另一方面,提質升級自有口岸平臺。以建設完善“無水港”為核心,整合提升現有口岸資源,拓展口岸功能,規劃建設口岸經濟區。大力申報郴州綜合保稅區、水果、肉類、藥品指定口岸和高鐵郴州客運口岸(國際旅客上落點),積極爭取郴州公路口岸擠入國家一類口岸行列,爭取長沙海關駐郴州辦事處升格為郴州海關,爭取在郴州鐵路站點設立直接辦理貨物進出境手續的查驗場所。加快將郴州融入通關一體化改革試點,積極對接廣東陸路跨境快速通關、閩贛湘區域通關一體化改革,實現“一地注冊、多地報關”和“一次通關、一次查驗、一次放行”的內陸通關模式。大力升級完善郴州口岸配套設施,推進國際物流中心、電子口岸實體平臺、鐵路口岸監管場所信息化聯網管理等配套項目建設。支持郴州國際快件監管中心開辦個人物品清關業務,支持湖南湘港投資集團開展國際快件業務和建設粵港澳快速通關系統,推動跨境電商發展。

2夯實園區平臺。1做強產業承接園區。探索市場化主體參與的直管、托管、代管和共建模式,試行一區多園、多區一園新體制。強化園區基礎設施建設,提升園區承接產業轉移功能。創新園區建設模式,鼓勵與境外資本合作發展“飛地”園區。利用湘南國家級承接產業轉移示范區和國家級高新區優勢,推動國際產業轉移合作。2發展境外產業園區。依托現有“走出去”企業,推動建設境外有色金屬精深加工和經貿合作園區。爭取、支持和引導一批優勢產業和龍頭企業進駐北歐湖南農業產業園、泰國湖南工業園、越南商貿物流園、阿基曼中國城、柬埔寨湖南農機產業園等我省重點建設的境外園區。3加快推進園區發展模式轉型。以企業為主體,依托優勢產業、知名商幫、大型企業集團,建設一批產業鏈銜接緊密、綜合服務完善、配套功能齊全、物流通關成本低廉的外向型園區或園中園,著力激發企業“建園”的內在動力和積極性。加快推進園區調規擴園、優化布局,推動口岸功能、物流配套等疊加,推動園區“一縣一品”“數縣一品”和“一縣多品”發展,走錯位式、細分化、內涵式發展之路。4加強出口基地建設。按照“龍頭帶集群、集群建基地、基地帶行業、行業連市場”的模式,以企業為主體,圍繞龍頭企業的主導產品構建出口供應鏈,推進產業鏈延伸和生產性服務企業、公共服務平臺、產學研的配套;鼓勵基地上下游企業相互參股、開展國際質量體系認證、實施品牌創建等,推動企業“抱團”闖市場,打造若干個具有品牌支撐力的出口基地。

3搭建合作交流平臺。1搭建區域合作平臺。以湘粵合作示范區建設為契機和樣板,加快建立各層次有機銜接的區域開放合作體系,從區域互動合作、項目推進、政府管理創新、投融資、利益分配共享五個方面建立健全區域合作的體制機制;加快交通網、三網、能源等基礎設施互聯互通、融合共享;加強市場對接,從統一產品標準、推進共同市場建設、促進市場主體跨區域發展等方面構建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形成區域內相互支持、相互促進的大市場格局;加強各地產業政策、招商政策、財稅政策、投融資政策的銜接配套,保障區域內政策的統一性和連續性。2搭建經貿交流平臺。大力發展以礦博會為旗艦品牌的精品會展業,理順會展業管理體制,科學制定會展標準,規范會展服務和會展評估體系,積極申報國家級經貿會展平臺,打造湖南會展次中心。穩步提升湘南承接產業轉移投資貿易洽談會、農產品交易會、旅游節等節會的規格和品質,規劃發展小商品、LED、動漫、化妝品、中醫藥等新型展會,積極培育會展業龍頭企業,進一步提升基礎設施建設和配套服務水平,深度對接“中博會”“滬洽周”“廣交會”等中省重大經貿交流平臺。3搭建科技人文交流平臺。加強國際科技合作,充分發揮郴州有色金屬技術戰略聯盟、院士專家工作站等平臺載體作用,突出重大關鍵技術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引進有色金屬深加工、電子信息、新材料等產業的一流研發機構、高端人才和高新技術,推動成熟適用技術產品和裝備出口。深化對外人文交流,提升出國(境)參加文化交流活動和體育賽事的頻次、規模和層次,讓郴州更多本土文化、民間藝術走出國門。深入推進“文化強市”戰略和“體育之城”建設,久久為功地打造一批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文化交流品牌和體育賽事。

(三)培育開放產業,形成開放型經濟優勢產業集群

1做強有色金屬產業以“控制總量、淘汰落后、技術革新、企業重組”四個方面為重點,進一步推動有色金屬產業結構調整和產業優化升級,推動資源、創新、項目、資金等要素向金貴、金旺、宇騰等龍頭企業和企業集團集聚。立足原材料供應基地的全球定位,構建有色金屬供應鏈體系,打造一站式供應鏈平臺,加快湖南(郴州)國際礦產資源交易中心建設,力爭打造全球有色金屬資源配置中心、交易中心。大力推進有色金屬精深加工成果轉化和技術攻關,提升產品附加值;抓住國家將銀精礦從加工貿易禁止類目錄中剔除的政策紅利,大力發展銀精礦加工貿易。發揮有色金屬礦業、冶煉和部分加工領域的裝備和技術比較優勢,爭取實現對東盟、非洲等地區的裝備和技術輸出。

2做大已有基礎產業。以農夫機電、郴州糧機、格蘭博、嘉禾巨人機床等企業為重點,引進優質產業資本和先進技術等要素,大力發展工程機械整機及零部件、數控機床、筑路機械、工業機器人、數字裝備制造等先進制造業,支持嘉禾裝備制造基地建設。延伸產業鏈,發展配套企業,推動進軍核心領域和研發制造環節,著力發展LED數字視訊、新型電子原材料及元器件、軟件信息服務等電子信息產業。加強紡織服裝行業整治,大力培育自主品牌,提高產品附加值和市場競爭力。大力發展服務外包和勞務派遣產業,積極組織企業赴境外開展市場開拓活動,加強外派勞務培訓基地建設,創建外派勞務品牌,規范外派勞務市場秩序。大力發展以石墨烯為代表的新材料產業,加強科技攻關,引進戰略投資者,打造一批高利潤出口產品。

3培育后發優勢產業大力發展全域旅游。挖掘資源特色,找準消費熱點,打造鄉村文化體驗、休閑養生度假等差異化、前瞻性的旅游精品;大力建設國際旅游城市,以國際視野發掘郴州地理、人文等方面獨特優勢,持之以恒塑造國際化、地標式旅游品牌和城市形象;推進全域化、大協同建設,推動全市旅游產業一盤棋規劃、旅游項目一張表調度、旅游景點一張圖指引、旅游品牌一攬子營銷;加快推動設立市旅發委、郴州旅游集團公司、專家智庫,建立市場化投融資機制,提升政府引導力、市場支撐力。扶持跨境電商產業發展。探索跨境收支便利化改革,建設跨境電商綜合服務平臺;加強線下載體建設,布局跨境電商產業園,打造創業孵化基地,支持免稅店開設,穩步拓展保稅進口、B2BB2C、保稅集貨集拼出口等業務,爭創國家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省級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城市。提高現代農業外向度。引進海吉星等國內知名國際農產品物流企業并“依企建園”,加強供港蔬菜基地等出口示范基地建設和布局,大力扶持已“走出去”的龍頭企業和外向型農業合作社,打造農產品知名品牌。進一步加強政策復制與創新,大力促進市場采購、海外倉等外貿新業態在我市的發展。抓緊編制大數據產業發展規劃,積極搶占“云市場”,著力避免大數據產業在全球定位中落入“數據存儲基地”的低端定位。

4推進國際產能協作老撾官方數據顯示,該國摩托車銷售市場90%份額由湖南產品占據;60%的手機銷售、50%上的服裝和箱包市場份額由邵東人操持。應加快推進國際產能合作,加強與省里的政策對接、工作對接,推動我市水泥、電力、煤炭等富余產能轉移。加強各類園區協作及協同開放,按照“優勢互補、資源共享、合作共贏”的原則,積極推動將國家自貿區不涉及法律調整的相關政策在我市復制推廣,強化產業集聚、服務升級、管理集約、跨區聯動等制度創新,形成與高標準國際規則對接的管理服務新機制,構建寬領域、深層次、多形式的產業協作格局。

(四)強化政策支撐,圍繞《意見》貫徹實施打造大開放環境

1.申報建設開放型經濟示范引領區,強化宏觀政策支撐。1注重頂層設計創新。認真組織前期調研論證,積極申報建設湖南(郴州)內陸開放型經濟示范引領區,對示范引領區的機構設置、出入境管理、貨幣結算、客貨運輸便利化措施、投資優惠政策和人力資源開放開發政策等方面進行省級立法管理;創新示范引領區的出入境、海關、檢驗檢疫等涉外部門管理體制機制,探索實行省市共管制度。2構建政策支撐“大體系”。爭取省委、省政府整合梳理《關于進一步支持湘南承接產業轉移示范區建設的若干政策措施》、“湘粵開放合作試驗區”“先行先試34條”等宏觀支持政策和外貿、電子商務、口岸、互聯網+、工業企業“走出去”、稅收退返還等方面的具體扶持政策,賦予郴州發展開放型經濟更全面、務實的政策支撐體系。(3推進國際物流基礎設施建設。積極爭取中省政策支持,積極推進鐵路、高速公路和通用機場規劃布局,打造開放互聯“大通道”。爭取扶持政策實現“三網”融合優先發展,全面推進城市無線網絡、農村光纖網絡建設。大力推進物流基礎設施“一對一”布局和個性化建設,提升外向型主導產業的物流配套能力和智慧物流水平,爭創國家現代物流創新發展試點城市。當前,物聯網比互聯網更加減少了內陸的地域限制,應超前規劃布局物聯網基礎設施建設,搶占未來開放發展制高點。

2申報內陸自由貿易試驗區,強化投融資和貿易便利化政策支撐。1建立投融資特區。推動建立由省市縣三級財政出資的產業發展基金;建立投融資市場或項目投融資渠道,爭取上級對開放型經濟基礎設施建設給予投融資支持;建立投資項目負面清單制度和投資項目庫;爭取呼吁在投資準入上對外商投資實行國民待遇,實行有限核準和普遍備案相結合的管理方式。(2創新企業融資方式。設立孵化基金和政策性融資擔保基金,支持重點企業發行債券、中期票據、短期融資券,推動降低中小企業集合票據發行門檻,出臺企業赴境外投融資獎扶政策;創新利用PPP等投融資模式,呼吁推出海外投資保險產品,對購買相關保險給予補貼;支持外國金融機構在郴設立分支機構;培育股權投資基金企業和金融租賃企業,建立風險投資基金,引進風險投資公司和融資租賃公司。(3建設旅游特區。爭取賦予我市簽證通知“一類被授權單位”權限、旅游異地辦證照審批權和簽證權、因私出國(境)證件審批權和外國人許可審批權、授予團體旅游簽證權;設立離境免稅店或免稅商場,爭取旅游免稅購物政策。(4)創新財稅制度。爭取將大部分關稅和進口環節稅收入留郴用于基礎設施建設,進口關稅和進口環節稅全額返還;對特色優勢資源開發實行特殊的稅收留成政策,把大部分或全部增值稅留郴。

3狠抓“放管服”改革,強化政府服務政策支撐。大力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深化和鞏固“兩集中、兩到位”、商事登記制度改革成果,建立完善“三清單一目錄”,進一步爭取部分省級審批權限下放,推進市本級審批權限向兩區、市縣、園區務實下放,著力落實網上并聯審批和“一站式”政務服務,提高園區“二號公章”使用實效,推動實現對外經貿合作事項的備案報告制,建成信息化、智能化的事中事后監管體系,進一步簡化審批流程、縮短審批時限、優化審批服務。提升對企業服務水平,編制企業境內外投資指南,加強動態信息服務,建立外資企業跟蹤服務機制、“走出去”企業貿易糾紛和爭端解決機制,幫助企業減少學習成本,降低運營風險。

4推進“柔性引才引智”,強化科技和人才政策支撐。立足“三線城市”定位,致力于科技成果轉化和應用技術研發,組織編制高新技術產業中長期發展規劃,并確保執行嚴肅性和連續性。改革財政科技投入方式,引導創新主體加大科技投入,落實高新技術企業所得稅優惠、研發費用等政策法規,創新資金整合、科技金融整合與科技成果分配處置權益改革等辦法。加快修訂《郴州市人才引進暫行辦法》,根據“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總原則,擴大人才視野、破除體制束縛、提高待遇標準、改革收入分配方式、改進配套服務,大力引進國內外科技人才、管理人才、各領域專才、科研團隊、實驗室等。政策扶持科研基地、創新創業孵化基地、科技“飛地”園區、“飛地”實驗室,為外阜人才創新創業提供平臺和項目支撐。引進、培養專業化招商引資人才和團隊,著力以人才支撐和推進精準招商。

(五)培育市場主體,激活開放型經濟發展內生動力

以“引進來”和“走出去”統籌發展戰略為總攬,大力培育市場主體。一是提升一批優勢企業。鼓勵本土龍頭企業以大帶小,推動優勢產業鏈條式發展,以優勢龍頭企業“走出去”為先導,帶動一批配套中小企業和上下游產業“走出去”。對在境外建立生產研發基地、構建全球營銷網絡、開拓戰略資源渠道、承攬國際工程項目、實施跨國兼并收購的重點企業和項目予以重點扶持。充分利用《湖南省對接“一帶一路”戰略推動優勢企業“走出去”實施方案》(湘政辦發201580)等政策機遇,加緊研究制定企業“走出去”獎勵辦法、外貿出口獎勵辦法,大力提速我市龍頭企業“走出去”步伐。二是引進一批龍頭企業。研究制定相關扶持政策,鼓勵境內外大型企業在我市設立總部、區域總部、研發中心、采購中心、結算中心等功能性機構,鼓勵大型外資企業與本地企業融合發展,引進一批具有較強競爭力和國際影響力的龍頭企業。三是培育一批優質企業。支持有實力、有渠道的企業在境內外設立集展示、體驗、銷售、配送等功能于一體的名優商品展示貿易平臺。培育一批發展前景好、國際競爭力強、出口附加值高的產業鏈群。引導中小企業進行制度創新和管理創新,樹立國際規則意識,改變傳統管理模式,建立與國際接軌的現代企業制度、管理模式和服務規范。支持有條件的企業按照國際通行規則到境外投資實體及資本市場,設立境外營銷機構和售后服務網絡。四是搭建企業綜合服務平臺。組建外經貿綜合服務公司,鼓勵企業海外辦事機構組建“走出去”聯盟,為“走出去”企業提供政策咨詢與信息服務、風險評估與管理、項目策劃、企業便利化服務等。建立跨境投融資綜合服務平臺,為市內企業開展境外投資提供項目推介、離岸融資、法律、會計以及后期境外融資等“一站式”服務。培育和發展商會類行業協會平臺,發揮其開拓國際市場、應對貿易摩擦等方面的作用;建立政府資助重點外向型商(協)會發展和購買服務機制;引導郴州異地商會和郴商參與合作共建,為會員企業回郴投資提供擔保服務。

 

 

政協郴州市委員會

201671

 

 
 
加入收藏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北京pk10 500期走势图 玩九连线机的技巧包赢 北京pk10怎么玩能赢 电玩下载app领取38元彩金 农场世界怎么玩能赚钱 经典捕鱼电玩城 五分快三计划大小单双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 手机约彩365是真的吗 手机捕鱼来了游戏赢钱技巧 星期五有那些彩票开奖